坚持三十年 襄阳八旬老人每天攒钱帮助学生

2014-07-14 16:58:14 来源:

0 浏览 评论0  我来说两句

图为:老杨最爱书,两眼昏花了还在看在写

图为:捐了几十年,这是杨忠共留下的唯一两张“纪念”

  在襄阳市襄州区朱集镇罗庄村,杨忠共的名字并不为许多人熟知,尽管他在村里住了22年,但有关“老杨”的传说,却尽人皆知。他像“疯人”一般,向方圆六七公里的20多个学校捐款。最近10年,他住进福利院,又攒国家补助,继续捐款。

  四川老兵独自落户襄阳

  杨忠共今年84岁,住襄州区光荣院,左眼失明,走路时每一步只能挪动四五厘米,记忆力衰退严重,除了知道他的战友叫张有群,其他往事回忆起来都很吃力。

  上世纪50年代,他从朝鲜战场回国,转业到北京一家军工企业上班,但他辞掉工作,要回四川老家。火车行至湖南某小站,遇到一名襄阳籍战友,因在战场上结下生死之缘,他便和战友一起,来到现在的朱集镇罗庄二组。

  村民知道他1928年出生,老家在四川,但他跟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家族故事:一个版本是:父母兄弟姐妹均在长年累月的战争中去世;一个版本是:破产地主家庭成分不好,自己22岁参军后,再没回过家。

  文革期间,杨忠共离开过襄阳。第二次来到罗庄村,他是独自一人,时间是1979年,从此落户罗庄,当时他已51岁,没有妻儿。2001年,杨忠共住进乡镇福利院,战友还是常去看他,带些时令瓜果,吹吹牛聊聊天,谈些过去的事。前几年战友去世,他就转到另一个福利院,直到2005年住进区光荣院,便长期独自生活。

  攒钱是为了捐建小学

  在襄州区光荣院,杨忠共艰难回忆着他捡破烂的日子。第二次来到罗庄,他就挑着两个箩筐,在全镇30多个村子捡破烂。“箩筐是自己砍竹子编的,两个有5斤重,挑了两年,嫌重,后来捡到一些好的蛇皮袋子、麻袋,就算更新装备了。”他笑着说,小时候家里穷,吃不饱穿不暖,战场上还受过伤,年纪大了以后,每天走村串乡捡破烂要走20多公里,腿脚受不了,“再后来,攒了半年钱,买了辆旧的二八式自行车,后座挂俩箩筐,前杠上栓俩麻袋,轻松多了。”

  再往后,身体越来越差,再加上贫血,弯下腰就头晕,他不再捡破烂,但还骑着那辆自行车,开始卖米花糖,“那时候两分钱、五分钱,后来一毛两毛钱一斤,都卖过。”

  这些零零碎碎的钱,他都攒起来,夹在书里,一听说哪个村子建小学,就飞快地骑车赶去,把钱捐给学校,10元、20元、50元,100元……多少都捐过。罗庄村建小学时,他还捐了100元钱,虽然只能买几块砖,但村里人都记得老杨的好。

  供同村俩孩子读完初中

  1979年到了罗庄,杨忠共便是五保人员,按规定在村里跟其他人家搭伙,每顿饭给别人4两米粮,从未亏欠。但从1979年到1987年,因为他总是捡些破烂的东西,堆在别人院子里晾晒,很不卫生,卖了钱又捐给学校,再加上性子耿直,说话不好听,先后换过三四个搭伙的人家,最后才落在尚凤改家里,跟他们一起搭伙,直到2001年住进福利院。

  在尚凤改家时,他还捡了7年破烂,开始一家人心里也有想法,但老杨爱看书、爱写文章的习惯让他们很佩服,“一个农村种地的,都60多岁了,读书也改变不了他这一辈子,但还那么喜欢学习。”尚凤改感叹道,老杨比村里的学生都好学。

  1996年夏天,尚凤改家的小女儿丽丽读小学五年级,一天放学回家说教室太热,想买条小手帕擦汗。老杨听说以后,马上到村小卖部买了一条给她。当天,他依旧骑着车子出去卖糖,回来时却带了几十条手帕,挨家挨户,满村找学生,到一家发一条,全村学生一个没落下。

  1998年,丽丽读初中,因为没钱,她不打算继续读书了。暑假的一个中午,大家都在院子里吃饭,尚凤改说没钱也没办法,不想读就不读了。老杨听后很生气,起身从枕头下拿出50元钱,无论如何也要让她读初中。直到2001年初中毕业,老杨还在拿每年近千元的五保补助金,供丽丽读书。

  住进福利院以后,不在尚凤改家搭伙,丽丽初中毕业便出去打工了,可惜的是,老杨现在已经不记得丽丽是谁了。丽丽的姐姐张丽珍,比她大几岁,读小学初中也是老杨常给学费,买文具,买本子。直到现在,张丽珍每个星期还去光荣院看老杨,送点药、蔬菜什么的,但头天去,第二天再去,老杨就不知道她是谁了,张丽珍依然每周至少去一次。

  每天攒钱准备帮助学生

  光荣院杨忠共的房间有一个床头柜,三层抽屉两层都是药,打开最下面一层,竟是几本书,书上面还有两沓信纸。看书时,他戴一副眼镜,佝偻着背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写文章时,眼睛几乎要贴着桌子。“左眼睛白内障,瞎了,就剩一只,看不清了,头低得久了,还晕。”他说自己已经84岁了,唯一的梦想就是多写点文章,能印出来最好。

  为什么对捐助学校这么热衷,杨忠共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求学生涯。“(上世纪)30年代,父亲染上鸦片,把一个富裕地主的家庭败得一无所有,连上学的钱都没有。”他说自己刚满10岁就辍学了,心里不甘,一人离开家到城里做苦力,挣点钱就回家读几天书,钱用完了,再出去做苦力挣钱,攒一点了,再去学校读几天书。就这样,他读到了高中,但却没有读完,“估计是高二……”他说。

  儿时的穷苦和读书的艰难执着,在他好学的心里刺下一幅幅上学的情景,自己没上成学,老杨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让身边的孩子们都有学上。“我知道现在上学不要钱了,但我无家眷无妻小,国家给我养老看病,每个月发的100多块零花钱也用不上,还是习惯捐出去。”他最近一次捐钱给学校是6月5日,共1200元。在他的抽屉里,存有两张捐款收据,时间是去年12月份,共1800元。

  这么多年,到底捐了多少钱,他也记不起来了,也没算过,也无据可查,他说这30余年每天都在攒钱,现在身无分文,只剩几本书,两张捐款收据,“捐了这么多年,84了,总算还有个纪念留着。”老杨脸色凝重地说。见习记者赵贝 实习生吴寒

相关热词搜索:襄阳 老人 学生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每日推荐